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今天是:

没有《铜雀台赋》,何来《三国演义》?

文章来源: 作者:王思豪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08日 点击数: 字号:


    明弘治七年(1494)庸愚子(蒋大器)《序》、嘉靖元年(1522)修髯子(张尚德)《引》的《三国志通俗演义》(简称“嘉靖本”)卷之九“诸葛亮智说周瑜”回,有一篇借孔明之口诵出的曹植《铜雀台赋》:
    从明后而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列双台于左右兮,玉龙与金凤。挟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忻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云天垣其既立兮,家愿得双逞。扬仁化于宇宙兮,尽肃恭于上京。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休矣!美矣!惠泽远扬。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辉光。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君寿于东皇。御龙旗以遨游兮,周鸾驾而周彰。恩化及乎海宇兮,嘉物阜而民康。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三国演义》中的赋文比《三国志》裴松之注多出了两段文字(即上引文中的红色字体部分),这应该是小说家的创造。
    小说家为什么要增加这两段文字呢?回到小说文本,故事情节发展至此,大的军事背景是:曹操屯兵百万于江汉,荀攸驰檄欲结盟孙权,联合攻打“孤身江夏”的刘备;而孙权方是战降两派僵持,孙权方决策高层的核心人物周瑜在文武官员的不同意见下也举棋不定。事关紧急,诸葛亮只身一人来到吴国,欲说服吴国与刘备联合抗曹,实现隆中对策。此时,孔明能不能说服周瑜则成为能否破曹、从而形成“三国鼎立”局面的关键。众所周知,吴国乔公有两个女儿:大乔和小乔,皆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一个是孙策的主妇,一个是周瑜的爱妻,两个人物都是相当重要的。诸葛亮却佯装不知,便对周瑜说曹操此举引百万之众,虎视江南,其实只为大小乔二美女,如果你用千金购买二女送与曹操,操必班师回朝。周瑜起初不信,孔明便曰:“曹操幼子曹植,字子建,下笔成文。操尝命作一赋,名曰《铜雀台赋》。赋中之意,单道他家合为天子,誓取二乔。”至此,周瑜还是犹疑不定,一再追问孔明“公能记否?”“请诵一遍”,李渔在此眉批说:“此时不跳起来,不是有养,犹疑孔明假话耳。”直到孔明诵出该赋全文,周瑜才“跳跃离座,指北而大骂”,决计抗曹。
    《李卓吾先生批评三国志》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自孔明点出“铜雀台”始,至引出“二乔”,到最终诵出《铜雀台赋》,“李卓吾”的眉批评语是数次重复“妙极”“更妙”,妙在何处?一是借赋明曹操有“誓取二乔”之意。这一点毛评说的很清楚:“《铜雀》旧赋云:“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此言东西有玉龙、金凤之两台而接之以桥也,以“蝃蝀”比之,即《阿房赋》所谓“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凌空,不霁何虹”者也。孔明乃将“桥”字改作“乔”字,将“西”字改作“南”字,将“连”字改作“揽”字,而下句则全改之,遂轻轻划在二乔身上去,可谓善改文章者矣。”
    毛本将嘉靖本中“挟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改写成“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确实更能起到刺激周瑜的作用,李卓吾第四十四回总评曰:“言及二乔,不由公瑾不兴兵也。孔明妙处,兵在禁处下着,所以再无虚着也。”李渔本眉批:“此架二桥,借得甚巧。”“彼作有心之听,二语亦甚作证”。历来评论家也多只指出这一点,这样,那么赋文中只需要增加这两句即可,为何还要敷衍出其他文字呢?孔明说“赋中之意”是“单道他家合为天子,誓取二乔”,怎样“合为天子”?小说将《三国志》裴注“等年寿于东王”改成“等君寿于东皇”,即是“天子”一例。另外,增加的文字中也充满帝王气息,如“玉龙”“金凤”“皇都”“御龙旗”“周鸾驾”“恩化及乎海宇”“斯台之永固”“终古而未央”等等,皆是天子气象。《铜雀台赋》的“妙”就妙在“赋中之意”正戳中周瑜“禁处”,直接促成了小说文本中“联吴抗曹”、三国鼎立的局面。
    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在《三国演义》小说中,却是通过一篇名赋中的假托之语成就。正如余象斗本眉批论“孔明诵赋”云:“一诵铜雀之赋,而使周瑜受气……必欲灭之,此有志者事竟成。”《铜雀台赋》在《三国演义》的情节转换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与上下文前呼后应。小说第三十四回曹操在“金光处”掘出一“铜雀”,大喜,命作高台庆祝,曹植进曰:“若建层台,必立三座:中间高者,名为铜雀;左边一座,名为玉龙;右边一座,名为金凤,更作两条飞桥,横空而上。”这就是赋中“列双台于左右兮,玉龙与金凤。挟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语之源头,这是前呼。第四十八回曹操宴饮长江,谓诸将:“昔日乔公与吾至契,吾知其二女皆有国色,后不料为孙策、周瑜所娶。吾今新构铜雀台于漳水之上,如得江南,当娶二乔置之台上,以娱暮年,吾愿足矣。”自白欲夺取二乔置于铜雀台上,这是后应。与以《铜雀台赋》“智激”周瑜相呼应,后文“气”周瑜也是运用《铜雀台赋》的手法,如第五十四回“刘皇叔洞房续佳偶”,直接导致“二气周瑜”,毛评曰:“孔明诵《铜雀台赋》,是以孙权之嫂、周瑜之妻激东吴也。今授锦囊密计,是又以孙权之母、周瑜之丈人助玄德也。其子之策,其母破之;其婿之策,其丈人又破之。妙在即用他自家人,教他怪别人不得。”《铜雀台赋》成为小说情节不可或缺的组成因素,如果没有《铜雀台赋》,就没有了蜀、吴联盟的可能,就没有了随后的赤壁之战,也就没有了三国鼎立的局面,那么何来《演义》?
    是《铜雀台赋》成就了《三国演义》!

 

    作者:王思豪,文学所副研究员。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