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今天是:

浅析近代内地与新疆交通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0日 点击数: 字号:

众所周知,交通发达水平与区域之间的联系和发展关系重大。“条条大路通罗马”,条条安全可靠的陆路和海路通往这个环地中海帝国的统治中心,将横跨欧亚非大陆幅员辽阔的疆域紧密联系起来,奠定了帝国的基础,同时极大加强了各区域民族之间的交流和融合。

中国古代帝国越强盛交通越发达

中国古代,越是统一强盛的帝国,其交通就越发达。秦、汉、隋、唐、宋、元、明、清等朝代都有发达的国内乃至国外交通线路。秦朝建立了从都城咸阳到原六国都城的驰道,修建了北达河套的专用线路,在政治统一和防御匈奴上起过重要作用。两汉凿空西域,建立政区,屯田戍守,开辟了连接中亚、西亚、古印度,甚至大秦(埃及亚历山大港)的交通线路,这就是著名的丝绸之路。

元朝是交通极其发达的古代帝国,在陆地,建立了庞大的驿站系统,维系通往全国和各蒙古汗国的交通线;在海上,也控制了范围广大的海洋交通,南北方之间的海运尤其发达,取代了大运河。到了清朝,内地交通仍然发达,清人憺漪子选辑的《天下路程图引》中记录了百余条水陆线路,然而前往边疆地区的交通线路基本空白。康乾时期,平定蒙古诸部叛乱,内地到蒙古地区和新疆的交通得到恢复。

发达交通是近现代欧美国家发展先行条件

欧美国家近现代的发展也证明,发达的交通始终是先行条件。15世纪大航海时代新海路的发现与开通,直接促进了近代资本主义的殖民主义、工业的原始积累和国际贸易的发展。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和英国都是靠海路起家的国家,由此建立了霸主地位。19世纪后半期到20世纪初,英国控制了几乎所有的海上枢纽及节点,建立了稳定的海上交通线。后起的美国率先建设了长达数十万公里的铁路网,特别是东部大西洋沿岸连接西部太平洋沿岸的铁路干线的修筑,带动了西部疆域的开拓和发展,太平洋沿岸成了美国新的增长点。可以说,西方国家的近代现代化之路,交通是最重要的基础条件。

今天的欧洲一体化,发达完善的交通一体化是重要基础,而这个条件,在近代已建立起来。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人逐步走出国门,前往欧美,最直接、最感性体验了欧美交通的发达。钟叔河主编的《走向世界丛书》中,记载了大量的交通旅行见闻。甚至连最顽固保守的刘锡鸿在1876年出国初见火车后也不得不承认火车速度之快捷,《英轺私记》云:“故常数昼夜而万里可达,技之奇巧,逾乎缩地矣。”

近代中国交通落后于同期欧美

反观中国,近代以后相当长的时期内,国内交通仍然是水路靠木帆船,陆路靠大车、轿子、骡马甚至步行的传统交通方式,其状况远落后于同时期的欧美。特别是内地与边疆的交通,长期处于封闭原始状态。可以说,清朝的衰落与交通衰落是一致的。清人祁韵士的《万里行程记》、方士淦的《东归记》、林则徐的《荷戈纪程》等旅行记,记载了他们于嘉庆十年至道光二十二年间被发配新疆,往返内地与新疆的艰难旅行。更晚的浙江人陶保廉的《辛卯侍行记》,记述他于1891年陪同调任新疆巡抚的父亲陶模从西安返北京,又从天津到新疆的旅行,详细记载了沿线情况,从书中反映的情况看,甲午战争之前,内地与新疆的交通,与嘉道时期几乎没有质的变化。

近代欧美陆路交通主要是铁路,他们也要将铁路推广到殖民地或侵略地区。近代清朝当权者多数则因惧怕西方危及统治而反对铁路建设,顽固的刘锡鸿虽然体验到现代交通的便利,但始终迂腐坚持火车不能行于中国,“是故火车之不能行于中国,犹清静之治不能行于欧洲,道未可强同也”。外国商人在中国大地上擅建的第一条铁路淞沪铁路虽然经济效益不错,但遭到中央与地方当权者的强烈反对,连沈葆桢这样的洋务重臣也愚昧到支持并执行赎买并收回拆除,使中国的铁路建设推迟了几乎20年,直到甲午战争时,中国的铁路交通还在酝酿与争吵之中,而日本则已建成了国内铁路网。

新疆公路交通发展较晚

近代中国内忧外患频繁,边疆危机不断,中央政府鞭长莫及,爱莫能助,都与交通落后有很大关系。1903年,俄国修筑的穿越东北达海参崴的中东铁路通车,使内地前往新疆的交通增加了一条虽然绕道俄国,但却比较可靠和快速的通道。而内地与新疆的传统线路更加艰难,甚至无法安全旅行。公务人员、商人多选择从北京乘火车到沈阳,由中东铁路经长春、哈尔滨到满洲里出境恰克图转乘西伯利亚铁路,经贝加尔湖、伊尔库斯克到斜米省(今哈萨克斯坦的塞米巴拉金斯克),再转斋桑湖至塔城,最后到达乌鲁木齐,花费时间1个月左右,大大少于从内地赴新疆的时间。但该线寄生于他国,经常受到刁难,如1916年底谢彬、林竞爱被派遣到新疆巡视财政,到达哈尔滨后遭到俄国拒签,只能返回北京,再沿传统线路入疆,费时数月,19174月才到达新疆。

据吴宸蔼《新疆纪游》记录,1932年底,他到新疆任职,往返均走此俄国线路,当时的铁路已修到邻近伊犁附近。从苏联境内到塔城再到乌鲁木齐已有少量商务汽车运输。这条线路也是当时中国到莫斯科、彼得堡及北欧的陆上交通线,应当是近代以后形成的最早的中西铁路交通大动脉。1933年,著名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建议南京国民政府:“第一步应该开通中国内地和新疆之间一流的公路交通,这是可以办得到的。下一步则是修筑一条通向亚洲腹地的铁路。”“当务之急就是要建筑一条穿越戈壁的公路,同时还要沿着横越甘肃的古驿道南路修建另一条公路交通线。”然而,受时局影响,内地到新疆的公路交通,直到抗战时期才发展起来。

“一带一路”建设使内地与边疆交通更便捷

新中国交通事业得到很大发展,陇海、兰新、包兰等线路相继修通和改善,内地与西北,特别是与新疆的交通完全改观。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现代交通仍然落后。各地都提“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这说明当时的中国内部的交通封闭严重阻碍了各地区的均衡发展,成为贫穷的重要原因。今天,经过几十年的持续发展,中国密布全国的高速公路网和日益延伸的高铁,已跨越万水千山,覆盖了中国的大部分区域。迈入高铁时代的中国已基本解决长期以来饱受困扰的出行难问题。长距离跨区域交通线路的安全快捷畅通,是古今中外国家统一和交流融合,也是区域均衡发展,消除和缩小地区差异的先决条件之一。随着“一带一路”的建设,内地与边疆、中国与世界的交通往来将更加便捷,区域间、国际间联系将更加紧密。

     本文摘自《中国社科报》

     作者: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王健研究员

http://www.cssn.cn/sf/bwsf_lllwz/201610/t20161012_3231788.shtml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