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2012年第5期

历史创伤的记忆

——以色列纳粹大屠杀纪念馆观感

责任编辑: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30日 点击数: 字号: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日法西斯曾制造了多起大屠杀事件,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当属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和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在纳粹种族灭绝的大屠杀中,600万犹太人惨遭杀害。

二战结束后,幸存的犹太人从世界各地返回了祖先的居住地耶路撒泠,并于1948年建立了以色列国。劫后余生的犹太人并没有忘记那场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根据以色列议会通过的相关法案,1953年,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赫茨尔山建立了亚德韦希姆纪念纳粹大屠杀受害者的专门机构,该机构包括纳粹大屠杀历史纪念馆、世界最大的纳粹大屠杀图书馆和档案馆等。

进入21世纪后,以色列又对纳粹纪念馆进行了扩建,2005年3月27日,纳粹大屠杀纪念馆新馆正式对外开放。新馆总面积4200平方米,共十个展厅,利用图片、音像、实物等资料,向参观者再现二战期间600万犹太人惨遭屠杀的历史。

  在纪念馆“姓名大厅”和死难儿童纪念馆中,悲哀的男女声交替呼唤着300多万被纳粹杀害的犹太人姓名,而浸在泉水中的一块石碑,纪念着其余300万大屠杀受害者,尽管他们的姓名已无从查找,但纪念馆从未放弃寻找的努力。

  在纪念馆的大厅中,摆放着英、法、西、俄、希希伯来五种语言的“证据表”,期望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者提供那些尚未能查找到的受害者姓名和简历。自1955年以来,“亚德韦希姆”一直致力于收集每一个在大屠杀中遇难的犹太人的姓名,许多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和遇难者的亲友参与了这项历史性工作,他们以填写“证据表”的方式来表达对遇难者的纪念。时至今日,已有300万受害者的姓名和简历,以及部分受害者的照片已存入“亚德韦希姆”的中央数据库中,而每一份填写的“证据表”均被妥善保管在该机构的档案馆中。

儿童纪念馆坐落在一座小山丘上,儿童纪念馆门口的儿童纪念碑是两排被拦腰折断的石柱,象征着过早腰折的幼小生命。进入儿童纪念馆,在一片漆黑中,三根蜡烛被镜面折射出无数的光影,恍若夜空中的繁星。馆内没有任何图片和影像,黑暗中,只有扬声器中不断传来每一个死去孩子的名字和年龄。这一独特的设计,更令人产生沉重而悲伤的心境。

纳粹大屠杀纪念馆主馆呈长脊式,中轴长廊上方呈三角型,上面是明亮的玻璃。中轴长廊两侧是一间间展厅。为了表示对亡者的敬重,馆内不许拍照,也不可以高声说话。展厅中一幅幅图片,一件件实物,一幕幕电影,将人们带回那个不堪回首的时空。

    各展览厅以章节的形式一一展现纳粹大屠杀的历史。从二战前的经济危机到希特勒上台;从愈演愈烈的反犹运动到战争爆发后的纳粹集中营,甚至连当时波兰犹太人围城中的地砖、街灯都被搬进了纪念馆。约2500名大屠杀受害者及幸存者的个人简介、生活用品、艺术品和信件,以及纳粹掠夺的犹太人的金银器物等,均成为纪念馆的展品。这些展品,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和平时期犹太人的生活和纳粹大屠杀的历史场景。

在纪念馆中轴长廊中,一块大玻璃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玻璃下展出的是4000多双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毒杀者遗留下来的旧鞋子。那一双双鞋子,宛如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而今,生命已经逝去,只留下这一双双令人心碎的鞋子。看到这一幕,参观者无不心情沉重。这一陈列方式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心灵震撼。

南京,这座曾经的首都,在75年前曾经历过日军的大屠杀。这场大屠杀,带给南京人民的是惨痛的创伤记忆。在以色列纳粹大屠杀纪念馆,从平面到立体,从图片到影音,从静物到实景……,看到这些真实的历史画面,来自南京的我们感同身受。

值得注意的是,以色列纳粹大屠杀纪念馆并没有过多地展示那些血腥的屠杀场面,而是着重展示恐怖中犹太人的生活状况,这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充分展现日军南京大屠杀的血腥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主馆出口处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本参观者留言簿,陈刚副院长代表江苏省社科院学术交流团一行,郑重地在留言簿上写下了牢记历史、祈盼和平的感言。

出了主馆,来到室外,透过长廊顶端的三角形空间,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湛蓝的天空和山下以色列的优美风光。这一独具匠心的设计,使人们沉重的心情得以释怀,同时也预示着犹太民族的美好未来。

以色列纳粹大屠杀纪念馆还专设一处纪念地,以纪念那些在纳粹大屠杀期间承受巨大风险,援救犹太人的非犹太人,以色列人将他们尊称为“国际义人”。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家喻户晓的德国人辛德勒,而中国的何凤山也是其中的一位。何凤山是原国民政府驻奥地利使馆领事他冒着巨大风险,为上千名犹太人发放了前往上海的签证,使这些犹太人得以来到上海并定居下来,其中一些人则辗转去了美国、日本等其他国家,他们逃脱了纳粹的魔爪,得以幸存下来。以色列人并没有忘记在苦难中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将何凤山的墓碑建在了耶路撒冷的锡安山上。这就是犹太人,爱憎分明,记住每一位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屠杀过犹太人的刽子手。

以色列纳粹大屠杀纪念馆也是一个教育基地,对于以色列青少年来说,参观大屠杀纪念馆是一门“必修课”,很多学生都定期前来参观学习。一些新入伍的以色列国防军士兵也到纪念馆参观,接受爱国主义教育,这已经成为以色列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惨痛的历史不能忘却,众多幸存者已把个人的惨痛经历转化为历史意识与民族记忆。大屠杀作为一场民族灾难与民族记忆,强化了一个国家的民族意识。无论是以色列还是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展览,可以强化人们的记忆,使之铭记在心。牢记惨痛的历史,并不是为了记住仇恨,而是为了汲取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唤起人们的和平意识,避免悲剧的重演。这正如以色列纳粹大屠杀纪念馆馆长阿夫纳�沙立夫所说:“如果不了解受大屠杀影响最直接的遇难者和幸存者的故事,我们就不可能了解大屠杀,也不可能从中吸取教训。”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