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2012年第5期

人性与人类发展

责任编辑: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30日 点击数: 字号:

  前不久,笔者有机会随团对以色列、土耳其两国进行了短期的考察,感慨颇多。这两个国家分别是犹太教、伊斯兰教色彩很浓、影响很大的国家,处处教堂林立,但都是实行政教分离、民主选举和市场经济的国家,也是宗教与人性结合较好的国家。包括以色列在内,虽然与周边国家有一定矛盾,面临同样的国家安全问题,然而总体上经济增长较快、社会安定、人民生活稳定。为什么宗教色彩浓厚的民主国家,能够取得如此瞩目的成就?从学者研究的角度,我以为这类国家重视人性特征促进社会发展,对我们很有启发和借鉴作用。因此,从人性视角研究人类发展是很意义和价值的事情。

一、宗教与经济学关于人性的认识

  西方宗教中,有一个前提假定,即人是有罪的,所以要按照神的意思来完善自己。我们在以色列的宗教圣地耶路撒冷、以及加里里湖等地方,到处是都有耶酥的足迹,传播着耶酥的故事。在土耳其,80%左右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但无论在宗教圣地耶路撒冷,还是在土耳其,都不是只有一种宗教存在。在耶路撒冷,有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还有东正教等。但从我们初步掌握的情况看,不管哪种宗教,都相信上帝的存在,并且认为人来到世界上,是有罪的。所以要忏悔并求得宽恕,同时,人类要按照上帝的意思来完善自己,尽可能减少有罪的成份。这有些类似于西方的经济学,即人是自私的,所以必须纳入法制的范畴,也就是人的追求自身利益的行为要规范,以不损害他人利益、集体利益、社会利益、国家利益为前提。与宗教不同的是,人的自私无所谓是罪还是非罪,就是不可改变的人类本性,没有任何人是例外,中国历史上讲“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有很大的欺骗性。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等有色人种,本性都是自私的。审一个基本判断。并且,人自特性,还是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动力。同时,正因为人是自私的,如果没有宗教的教导,没有法律控制的行为规范,对社会利益就会造成损害。我以为,西方世界,为什么许多国家成为发达的国家,这些国家的宗教与经济学对人们行为的劝导和规范,有积极的作用。中国古代的《三字经》里,讲的则是“人之初,性本善”,只是后天的环境,人才出现恶的方面。目的也是要求人抑恶扬善。不过,从经济学的角度,我认为人来到世界,无所谓有罪还是无罪,无所谓善还是恶。只有某个人涉及到与别人发生利益关系的场合,才出现罪与非罪、善与恶的价值判断。比如,人生下来就要吃饭、穿衣、睡觉,这是人之本性,不存在罪与非罪、善与恶的问题,但是如果与别人发生关系,假如你抢吃了或偷吃了别人的饭,就有一个罪与非罪、善与恶的认定问题。如果自食其力,就没有损害别人利益;如果不劳而获,就有一个行为是否规范的问题。

二、政教分离对于人类发展的进步意义

  我们到过的以色列、土耳其,以及欧美等国家,是有着各种宗教信仰的国家,同时都是实行政教分离的国家。并且,现在世界上,凡是政教分离的国家,又都是实现了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国家。为什么政教分离的国家,又都是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国家?我以为,这可能人类历史发展选择的结果。民主政治与宗教自由,在相当大程度上肯定了人类的本性即人性的存在,同时又在另一个方面规范了人的行为。即在保障人的权利基础上引导人的发展。在政教合一的黑暗的中世纪,将人神化,充满着对科学和人类的迫害,人的权利受到明显的侵犯而没有保障。政教分离,政教互相影响,又各行其道,获取了各自的长处,部分地避免了宗教和政治的局限性。教义体现了人类价值的普适性,比如平等、自由、博爱的内容,另一方面,宗教的活动又处于一定的法律规范之内,两者相利益国彰,和谐相处。

  在西方,宗教并不限制人们对科学的探索,包括政治法律的完善;政治与法律又规定了人们有宗教信仰的权利和自由,这给社会和人类提供了很大的进步的空间。比如,在不影响法律的范围内,人们有自由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动;另一方面,宗教又给人类的自由竞争和合作、政府的宏观管理提供巨大的道德支持和精神激励。人类的探索精神、正义感、责任心、对弱势群体的爱心得到充分的张扬和放大。人类的行为越来越趋于理性,人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趋于平等,在有宏观调节下资源配置越来越有效率……。并且还包括:人类在全球范围内的联系和关系越来密切而广泛,狭隘的民族意识、国家理念逐渐趋于淡化,人类在超出国家范围的国际活动日益增多,国际规则对人类的影响大于国家的影响,等等。总之,世界上同的东西在增多,异的方面相对减少。在以色列的海法这个城市,我们还去过巴哈依大教堂,巴哈依教由伊斯兰教而来,是伊斯兰教的一个分支,她提出了万教同源的思想,并且主张性别平等、消灭偏见、世界和平、宗教与科学并行不悖、独立探求真理、普及义务教育、制定世界通用的语言、服从政府,不参与政党政治、消灭极端的贫困和富有等,这是许多宗教或多或少都有的思想,与人类理想进步的探索和追求基本一致,实际也体现了宗教的价值和意义。

  含有深厚宗教底蕴的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在一定意义上反映了对人类行为的约束和规范。一方面,以承认人不可改变的本性为前提,将人为了自身利益的行为限制在不损害别人和社会利益的框架内。特别是民主政治对国家、政府的约束和规范,更多地体现在有法律保护的广泛的各种监督方面,比如舆论监督、新闻监督、反对党监督等,赋予了民众广泛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美国前总统布什有一段非常精彩而动人心魄的演讲,发人深省。他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着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将统治者关在笼子里,还是将老百姓关在笼子里,是民主政治与专制政治的根本区别,也是尊重人性还是抹杀人性的分水岭。

三、对中国未来发展的借鉴与启示

  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封建历史的国度,面临着全球化加速发展的进程,如何融入国际社会,与国际经济社会接轨?中国作为人类的一部分,需要认真借鉴国际社会的文明和进步。

  1、确认人的自私的本性。由于封建礼教和“左”的思想的长期影响,关于人的自利性的特征往往作为贬义词存在,“文革”中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要“狠斗私子一闪念”,“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就是现在,虽然也提出要重视个人利益,但宣传说教中的东西还是过分强调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和国家利益,甚至要牺牲个人利益。其实,个人利益即人的自利性,是一种不可改变的客观存在,那些道貌岸然的政治家们也不能摆脱自身的利益从事政治活动。特别重要的,人的自私性是人的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权利,也是社会发展的永不衰竭的动力。离开人自私的本性,整个人类历史、社会发展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中国的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发展,都不能否定人的本性,必须建立在人自私的存在基础上。

  2、强化对人自私行为的约束和规范。人的自私性是不可改变的,可以改变的是人自私行为的方向。中国在长期的历史里,总是挖空心思要消灭人的自私本性,把私字看成是“万恶之源”、“罪恶之母”,结果不仅不可能消灭人的自私性,相反,将狭隘的自私、极端的自私无限放大,少数人损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形成了对正当的私人利益的无情侵犯。解决这个问题,核心是建立自由、平等、互利的利益关系,将人们追求自身利益的行为限制在不损害他人利益、集体利益、社会利益的边界范围之内。衡量一个国家发展状态,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能否保障人的私人利益并规范谋取私利的行为。如果人人不择手段追逐私利,却缺少必要的法制约束规范,这个国家的发展必然要走到斜路上去。

  3、允许更多的宗教信仰自由。我对宗教的知识了解不多,但从我身边信教的人看,开始信教的人,往往是遇有挫折而难以自救的人。比如,有人生病但难以好转,有人受人欺负却没人挺身而出,有人虽然付出努力但时运不济,难能如愿,等等。当周围的环境不能给他们希望时,他们必然要寻找新的保护。所以我接触到的信教的人中,基本上都有人心向善的一面,同时在他们遇到难以自保、自救的时候,他们会将自己的命运寄托于神比如上帝。我以为,信教的人至少有两点好处:1、善良而充满爱心,社会鸡鸣狗盗、侍强凌弱、男盗女娼的事就会少很多;2、每个人都会遇到自身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人是万能的,如果遇有难处且自解不了,别人也无助于他,信教寄托于神可以求得心灵安慰,虽听天由命但也处之安然,有好的心情。我有一个想法不知是否切合实际,中国人如果有5亿人信教,将大大有利于社会和谐和稳定。

  4、重视对权力的约束。也正是人的自私本性,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权力大大的,利益多多的,并且心照不宣地希望别人的行为规范,而自己却不守游戏规则、不按规矩出牌。这不仅表现在一般的平民身上,政府官僚最为突出。比如希望通过世袭或暗箱操作获取权力,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不希望公众知道自己的隐私,不愿意接受民众监督,甚至连财产也不愿公布,不愿意对社会负责。没有约束的权力是最危险的权力。目前世界上发达的国家,宗教自由和民主政治基本解决了对政府权力的约束和规范问题。中国在这方面尚有漫长的路要走。不管你搞不搞几权分立,搬不搬西方模式,建立有约束力的对权利、责任相互制衡的制度体系是必须迈过去的坎。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