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最新成果

现代化陷阱:类型识别及中国应对

责任编辑: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1日 点击数: 字号:

作者简介:夏锦文,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院长、教授。

文章来源:《现代经济探讨》2018年第6期

一、 非西方现代化的中国探索

现代化是中华民族矢志不移的百年梦想,实现现代化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现代化从一开始就打上了深刻的西方烙印,“西方中心论影响深远,似乎西化是非西方国家通向现代化的唯一道路。但历史证明,现代化绝非西方专属,西化也不是通往现代化的唯一道路。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开幕式的主旨演讲中指出,中国人民坚持立足国情、放眼世界,成功开辟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人民的成功实践昭示世人,通向现代化的道路不止一条,只要找准正确方向、驰而不 息,条条大路通罗马。

现代化内涵丰富、流派众多,已形成一个包罗万象的理论丛林”,如比较现代化理论(C·K·Black, 1981)、后发现代化理论(A·Gerschenkron,1962)、现代化发展阶段论(Rostovian,1960)、结构现代化(M· J·Lev,1966)、政治现代化(S·Huntington,1968;D· Apter,1965)等流派。著名历史学家罗荣渠认为,广义的现代化主要是指工业革命以来现代生产力导致社会生产方式的大变革,现代化是人类通向一个生产力高度发展与人的全面发展的更高社会所必经的一个大过渡阶段。邓小平在1987 年提出一个关系全局的精辟论断,“我们要赶上时代,这是改革要达到的 目的。中国赶上时代,就是要完成现代化这场大变 革,顺应现代化这种大趋势,实现现代化这个大目标。就当代中国而言,我们所追求的现代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而不是别的什么现代化,中国共产党领导是其本质特征,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其根本价值追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 其重大历史使命。

纵观人类历史,现代化酝酿于文艺复兴、肇始于工业革命、勃兴于全球化进程,从西方社会向全球扩 展,形成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任何国家和民族都不能置身其外。历史的吊诡之处在于,现代化具有普世性,影响力无远弗届;但另一方面,现代化却高筑门 槛,似乎始终是少数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的专属”; 后发国家诚心诚意向现代化先发国家学习,却往往遭遇先发国家的排挤与打压,在近代中国就屡屡出现老师侵略学生” (毛泽东,1949) 的局面。灾难深重 的近代中国对现代化可谓梦寐思服”,却始终求之不得。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特别是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中华民族才真正开启自身的现代化征 程,书写了并将继续书写一部人类历史上人数最多的 国家自主实现现代化的壮丽史诗。

现代化绝非坦途,布满荆棘、坎坷乃至陷阱。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认为现代性孕育着稳定,而现代化过程却滋生着动乱。在现象层面,这一命题得到不少经验佐证,但却割裂了现代性与现代化的关系。究其本质,亨廷顿所说的现代性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现代性,这种现代性本身就存在二律背反,体现着马克斯·韦伯提出的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割裂,具 有滋生动乱的内在因子。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深刻论证了资本主义现代性的二律背反,表达了他们对资本主义现代性的独特的辩证的体验。资本主义现代性一方面摧毁了前现代社会,另一方面也导致了现代社会的物化和异化,播下自身毁灭的种子,必然被一种新的社会制度所代替。在很长时间内,资本主义现代性被视为现代性的唯一形式,西方现代化被视为现代化的唯一模板,这本身就是典型的现代化陷阱。晚年马克思对东方社会跨越卡夫丁峡谷的思考, 代表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非西方国家如何实现现代化的深刻思考。当代中国奋力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就是对这一思考的应用与延伸。

中国这样的东方大国如何实现现代化,是一项极富挑战性的百年命题。现代化是一项全球性现象、全球性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更是一项全新的 伟大实践,在发展过程中必将面对这样或那样的问 题,需要理论界给予解答,提供应对方案。以往的现代化理论为当前学界开展现代化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资源和理论支撑,但远远不能满足新的实践需要。马克思(1857)深刻指出,“人类始终只提出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 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任何理论不能不受到所处时代的影响,现代化尤其是非西方现代化发展的不充分制约了现代化相关主题的深入研究。如今,我国已站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起点,中央对如何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行了全面部署。新的实践呼唤新的理论,现代化新实践也为现代化理论探索提供鲜活的实践素材。因此,深入开展现代化理论研究,是当代中国学界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

 

二、 跳出现代化陷阱势在必行

为什么要研究现代化陷阱? 是由这一研究主题 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决定的。所谓陷阱,是一旦陷入其中就难以超脱的稳态均衡状态。近年来,学界有一种 声音,认为诸如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修昔 底德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等概念内涵不清、边界不明,充满似是而非的预设,缺乏研究价值,本身就是一种需要警惕的陷阱。诚然,对任何舶来品都需 要保持思想上的独立思考和理论上的清醒,对一些伪概念要认清本质,坚决摒弃,这是我国思想界理论自信的体现。但是,对那些从实践中反思提炼、经过时间沉淀、富有启发性的概念和思想不能采取一概 排斥的态度,否则,就可能陷入盲目,失掉借他山之石攻中国之玉的机会。现代化陷阱内嵌于现代化进程之中,是横亘在现代化道路上的重大风险区,不容回避、不可忽视。

所谓现代化陷阱,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现代化进程中可能陷入难以突破的、负面的稳态均衡状态。一旦陷入其中,跳出陷阱则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同时还要拥有把握为数不多的、稍纵即逝的机会窗口的智慧与幸运。因此,对于后发国家和地区而言,实现现代化的最佳路径是能精准识别陷阱,提前规避陷阱, 减少直至杜绝陷入现代化陷阱的可能性。中国开启 现代化之路,必然要在如何跳出现代化陷阱上进行探 索,这一探索有着深刻的现实涵义。

1. 坚守底线思维、确保不犯颠覆性错误的战略之举  

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这是发展的底线要求。现代化陷 阱是现代化过程中的重大制约因素,一旦陷入其中, 就可能导致现代化进程停滞甚至中断。 这是我们要 坚决避免的局面。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深 刻指出,鸦片战争后,中国陷入内忧外患的黑暗境地, 中国人民经历了战乱频仍、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深重苦难。为了民族复兴,无数仁人志士不屈不挠、前仆后继,进行了各式各样的尝试,但终究未能改变旧 中国的社会性质和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 洋务运动 试图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以期师夷长技以自强, 这种试图不触碰封建统治者根本利益的做法,只能是学到西学的皮毛,并必然导致中学的进一步衰落,无法推动中国迈向现代化。新文化运动高擎德先生”“赛先生的旗帜,促进了科学” “民主的传播,为中国迈向现代化提供了有益方案。但是,由于没有先进政党的领导和科学理论的武装,中国与现代化目标仍然相距遥远。中国的实践证明,只有走上正确道路,现代化进程才能得以顺利推进。

当前,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习近平新时 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中国现代化之路才 有了无往而不胜的底气。同时,也要看到,行百里者半九十。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必然要付出更为艰巨、更为艰苦的努力,必须确保不犯颠覆性错误。为此,我们既要坚持必胜信念,也要杜绝盲目乐 观情绪,坚持底线思维,从最坏处着眼,做好应对 最复杂情况的准备,争取做好的结果。例如,现代化必然是开放条件下的现代化,如果缺乏竞争力,打开国门必然要面临竞争失败,“落后就要挨打”;但如果封闭起来搞建设,则只能与现代化渐行渐远。一些拉美国家在开放与封闭之间左右摇摆、无所适从,或者 过度开放将经济主权拱手让渡,或者被民粹主义俘 获,排斥正常的国际经济交往,造成国民经济的重大失衡,形成巨大风险敞口。再如,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现代化离不开发达的金融,但金融风险与金融发展如影随形。在现代化进程中,很多国家和地区折 戟于金融动荡,导致现代化出现重大挫折,甚至直接 被抛出现代化行列。因为,如何守住开放的关口、金融安全的底线,是现代化进程得以顺利推进的必然要求。推而广之,对现代化陷阱问题必须加强研究,掌 握其内涵特征、运行规律,有的放矢加以防范,力争做到心里有底、胸中有策,手上有方案、实践有成效, 这是确保在现代化进程中不犯颠覆性错误的基本前提。

2. 驯服灰犀牛、突破现代化高壁垒性的应对之道

现代化具有极强的“高壁垒性”,有着严苛的淘汰机制和自我筛选机制。从传统社会深陷马尔萨 斯陷阱到经济起飞阶段跨越低水平均衡陷阱”,从 在全面小康基础上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到迈进现代 化门槛之后遭遇新的现代化陷阱,通向现代化之路必 然会面临风险和挑战。在众多的后备梯队中,最终跻 身现代化行列的少之又少,非西方国家(地区) 更是 凤毛麟角。可以说,现代化陷阱不是现代化进程中偶 发的黑天鹅事件,而是大概率遭遇的灰犀牛,未雨绸 缪、探索性研究是唯一选项。

为什么说现代化陷阱是灰犀牛? 一是其影响力、冲击力巨大,足以引发重大危机,导致一国或一个地区现代化遭遇重大挫败;二是其发生概率之高,不是说每个国家或地区在现代化进程必然会陷入某种陷 阱,而是必然会遭遇陷阱,如果不能采取正确举措则 可能跌落陷阱,从这一层面上讲,现代化陷阱对于走 在现代化道路上的国家和地区而言,绝不是虚幻的现象,而是大概率面对的客观存在;三是其表现之明显 易于被发现,但又因其长期存在而屡屡被人忽视,甚至直到危机降临才被人所重视。现代化陷阱的上述 三个特点与灰犀牛的特征高度契合。美国学者米歇 尔·渥克在《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一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把大量时间和精力用在那些会对我们心理和情感造成冲击但发生概率极低的事情 上,因此没能注意到那些发生概率极高、应该提早预 防的事情。如果我们正在寻找的是黑天鹅,那么我们就不可能看到灰犀牛。因此,对待人们并不陌生的现代化陷阱,我们不能熟视无睹,而是要深入研究,加强 预警,做好预案,用细致入微的研究、强有力的举措, 驯服现代化陷阱这头灰犀牛。

3. 前瞻性破题、为全国开启现代化之路做理论探索

现代化既是全球化现象,也是本土化实践。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用两个十五年描绘了中华民族迈向现代化的时间表、路线图和任务书: 2020 年到 2035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 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2035 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当前,全面小康社会建设进入决胜 期,这一中国式现代化即将取得决定性的完全胜 利。展望未来,拥有五千年文明史、历经近代百年内忧外患的中华民族正前所未有的接近现代化目标,现 代化正从百年梦想变为中国人牢牢握在手中的现实。

中国即将进入全面开启现代化之路的历史新阶段,特别是在一些发达地区,有条件率先开启区域现代化探索。在若干优势区域先行探路、锻造现代化核心区是各国现代化的基本规律。全国现代化决定和指导区域现代化的方向和进程;区域现代化反过来又促进全国的现代化进程。从世界现代化的发展规律 看,现代化不仅由先发国家逐步传递扩散到后发国 家,而且在这些先发国家内部,其现代化也相对集中在一个区域,其起步和发力一般发生在一个国家自然、区位和人文条件相对优越的地带,形成一国现代化的核心区和力量中心,并逐步带动其他地区的现代化。因此,我国一些有条件的区域有条件率先开展区域现代化探索,不仅要向上攀升引领国家现代化的高 度,也要跳出陷阱筑牢国家现代化的基底。

 

三、 现代化陷阱类型识别

在人类现代化进程中,出现过多种类型的现代化陷阱。 例如,“拉美陷阱指的是部分拉美国家在达到中等收入阶段之后,出现经济停滞甚至倒退、社会 矛盾激化陷入动荡、现代化进程出现中断的现象。 除了智利等少数国家之外,多数拉美国家至今仍在消化 前期现代化中断带来的苦果。西班牙幻影是指以 权力支撑的财富终将化为幻影。在 16 - 17 世纪, 西班牙帝国控制着全球 80% 以上的贵金属开采所得,财富潮水般涌入西班牙,但却没有真正让国家强 盛起来,西班牙只是扮演了过路财神的角色,成为黄金漏斗1588 ,英国海军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标志着西班牙从全球性帝国逐步退回一个区域性 国家。其后,西班牙在现代化道路上几经波折,虽已 跻身现代化行列,但国家竞争力和发达水平仍与英美 等国存在显著差距。

研究不同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遇到的不同类型 问题,根本用意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从这些重大事件中找寻现代化陷阱的典型类型,为我们识别与规避现代化陷阱提供参照。 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提 及的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等陷阱,这些陷 阱都是现代化陷阱在特定阶段、特定领域的具体表现,有着共性规律与特征,需要深入研究,为跳出现代化陷阱、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断推向前进提供理论支持。 现代化陷阱有众多的表现类型,本 文重点剖析几种具有代表性的典型类型。

1. “转型陷阱”:在新旧模式转型中锁定在非理 想的中间状态

现代化是一场竞逐世界发展前沿水平的“马拉 松”,不同阶段的过渡地带往往伴随转型陷阱。典型的转型陷阱有两类:一是传统现代化路径被锁 定。一些原本有效的发展模式在能量衰减之后,未能转型为与现代化更高阶段相匹配的新动力机制,从而 成为现代化陷阱的推手。例如,日本的模仿创新在传统工业化范式中释放出惊人能量, 20 世纪 90 年代全球经济技术范式一经转变,日本即深陷转型困境, 而以原始创新见长的美国则缔造出新经济奇迹。进入经济新常态以来,受到市场骤然萎缩的影响,我国一些资源型地区新旧动能转换失序,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二是过渡性体制因素定型化。在特定的历 史背景下,出台了一些向特定群体、特定领域倾斜的特惠政策以及压低部分要素资源价格、压缩公共服务 供给、忽略社会保障、生态成本外化等过渡性政策。这些特殊的制度安排在完成历史使命后须及时改革 调整,但在各类利益交织等复杂因素制约下,根本性改革难以实施,导致过渡性体制因素定型化,使现代化丧失继续前进的体制支撑。

2. “中等收入陷阱”:因创新力缺乏导致中等收入经济体向上进程中断

从中等收入阶段转入高收入阶段是现代化的基 本标志,但这一转变并非易事。 2017 ,我国人均 GDP 59660 ,达到 9 千美元,尚未达到世界银行 界定的高收入标准(12736 美元),仍面临跳出中 等收入陷阱这一顶真问题。学界有观点认为, “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一个国家或地 区在每一个发展阶段几乎都会遇到陷阱。但只要是当下可能遇到的陷阱,而且陷入其中就会造成现代的 灾难,这类陷阱就是实实在在的,并未虚构。也有观点认为,中等收入陷阱纯粹是一个统计学现象,因为只与中等收入这一阶段相联。我们认为,中等收入水平并不是简单的统计数字,而代表着特定的社会生产力水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均收入水平的 提升,意味着社会发展在向更高阶段演进,在进入中等收入水平的临界点或区间,新的社会发展阶段必然 对原有的经济体制、治理体制等提出新要求,如果两 者不相匹配,就可能出现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在统 计数字的背后有着深刻的经济根源和社会根源。从拉美、东南亚等国经验教训看,跳出中等收入陷阱要把握三个关键点:一是恰当的政策选择。面对进入中等收入阶段经济增速的规律性下降,是如韩国顺势推进“减速转型”,或如智利坚持市场化和开放取向、 政府审慎干预、加强社会保障,还是强化制度扭曲保 护本国落后产业、落后企业,或片面刺激消费忽视供 给侧改革,不同的政策选择直接导致现代化锦标赛的 分化。 二是效率与公平的再平衡。如果说早期为效 率而牺牲公平有不得已之处,那么,进入中等收入阶 段之后,如果再搞排斥性增长,不仅会引致有效需求不足的凯恩斯困境”,更会进一步弱化竞争力。在这一阶段,强化公平性,实行包容性增长有了更强 的物质基础,也有利于扩大内需、遏制全要素生产率下滑态势,提升潜在增长率。 三是增长方式整体性、实质性转入创新轨道。持续创新力不足是落入“中 等收入陷阱的根本原因,但持续创新力无法通过引进模仿获得。当创新日益重要的时候,增长相关的知 识、技术和资源组合方式等必须通过反复试错才能获 得。为此必须培育容纳创新主体自由生长、创新活动区域现代化持续涌现的创新生态。

3. “塔西佗陷阱”:公权力失信于民带来的连锁反应

良好的社会治理、富有弹性和秩序的社会环境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其中政府能否有效作为至关重要,而政府能否赢得民众信任更是其中关键所在。这也是塔西佗陷阱指向的重大问题。中国先哲孔子高度重视的作用,并提出了民无信不立的论 断。如果一个政权不能赢得民众的信任,维护政权的成本很高,直到无法维持走向崩溃。2014 ,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兰考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曾 明确指出:“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提出了一个理 论,说当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做什么事,社会都会给以负面评价。这就是‘塔西 佗陷阱同时,他认为:“我们当然没有走到这一 步,但存在的问题也不谓不严重,必须下大气力加以解决。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就会危及党执政基础和 执政地位。早在延安时期,面对如何跳出历史周期 率黄炎培之问”,毛泽东就给出让人民群众监督政 府的回答。 让人民监督,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 党在执政条件下应对塔西佗陷阱的根本举措。面对长期执政的考验、改革开放的考验、市场经济的考验还是外部环境的考验,社会上出现了不少损害政府公信力的情况,需要高度重视。塔西佗陷阱的典型情景有三种:一是公器私用,权力异化,滋生寻租腐 败,引发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让民众对公权力不能信”;二是公权力消极无为,不愿直面社会矛盾,不能破解社会难题,让民众对公权力不敢信”; 三是公权力治理能力不足,缺乏对社会新生问题的驾 驭力和引领力,如疲于应对社会碎片化、虚拟空间治 理等新生问题,让民众对公权力不愿信。公权力 一旦失掉公信力,不仅重建难度巨大,而且会形成民众不信任 - 社会整合成本高 - 政策无法执行 - 社会矛盾加剧 - 民众更加不信任的恶性循环。

4. “负能量文化陷阱”:落后腐朽文化侵蚀现代化发展根基

先进文化是现代化的强大动力。相反,落后腐朽 文化则侵蚀现代化的根基,成为负能量来源。韦伯在探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敏锐揭示了文化与社会发展的关系。文化对社会发展既可能产生促进作用,也可能成为衰败的诱因。负能量文化有两类典型:一是落后于时代的没落文化。中国自古 以来就高度注重文化的力量,《周易》提出关乎人 文,以化成天下”;孔子倡导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 而道远,人文精神、家国情怀,深深融入中国人的血 脉当中。 近代以来,面对山河破碎、民族危亡,中国仁人志士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力量,救亡图存,振兴中华, 成为鲁迅笔下中国的脊梁。鲁迅自己以我以我血荐轩辕自励,毅然肩起黑暗的闸门。可以说,中 华文明历经五千年而不断,中国在近代的磨难中实现新生,与中华文明传承至今、饱含正能量的优秀文化息息相关。 战后,东亚多个经济体的崛起普遍被认为与积极进取的东方文化传统有关。与之相反,拉美国 家普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有一个重要文化诱因, 即发端于天主教伦理、被大庄园制所强化的厌恶体力劳动、赚钱、技术技能和非人文主义知识的文化传统。二是具有传染性的消极腐朽文化。在前现代化阶段,古罗马衰亡被认为与道德衰败直接相关。在世界现代化历史中,不乏因腐朽文化泛滥导致社会危 机的情况,这从西方迷惘的一代” “垮掉的一代中可见一斑。当今日本等国流行所谓丧文化”,导致 不少年轻人失去人生目标和希望,陷入颓废和绝望, 甚至走向自杀。在制造业领域,支撑战后日本制造业崛起的工匠文化有所弱化。2017 ,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出现造假丑闻,就从一个侧面折射出 日本工匠文化的衰落。

5. “修昔底德陷阱”:本不存在但可以被唤醒、自我实现的预言

古希腊时期的史学巨匠修昔底德在其所著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一书中苦寻古希腊城邦雅典和斯巴达爆发战争的根源,他最终认为, 是雅典力量的增长及其引起的斯巴达的恐惧,使得战 争不可避免。 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的来源。在现 代化语境中,“修昔底德陷阱牵涉到的是在全球现代化既有格局中处于领导者地位的国家与现代化新兴大国之间的关系,不仅直接决定相关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也影响到全球现代化格局的演变。最早正式提出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美国学者艾利森汇编了 500 年来16 起主导国与崛起国的竞争案例,其中只 有 4 起没有爆发战争,似乎表明修昔底德陷阱并 非妄断。长期以来,西方学界对中美关系提出诸多悲观预测( John J·Mearsheimer,2001;2006;Aaron L· Friedberg,2011;Ted G Carpenter,2005),其理论源头主要来自于现代主义学派的权力政治理论,该理论秉持能力决定意图的古典教训,认为国强必霸、霸则必战,这构成一个经典的现实主义冲突政治逻辑。这一逻辑建立在若干现实案例的演绎之上,在理论上缺乏 严密体系,在逻辑上自洽性不足,存在内在缺陷。在相互依存的全球化时代,大国关系不能一荣俱荣,但一定会一损俱损。大国之间并不必然陷入修昔底 德陷阱。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上本无修昔底 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因此,我们既不能 谈修昔底德陷阱而色变,也不能无视其现实价值, 更不能放弃这一问题的研究,而是要加强预警、做好管控。处理好中美关系,不仅是中国之福,也是世界之福。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 国,“中国梦美国梦交相辉映,必将赢得中美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支持。

 

四、 谋划前瞻性举措跳出现代化陷阱

1. 加强风险管控,构建具有高度韧性、弹性和包容度的现代化能力体系

现代社会是风险社会。 风险活动有一条铁律,除了不可预知的重大自然灾害,几乎所有的风险都可识 别、可预防、可控制,关键在于是否有足够的风险意识 和风险管控能力。认识不到风险才是最大风险。现代化陷阱是高能级风险源,应对之道唯有正视风险, 加强研判,做好预防,推动从传统的应急管理转向风 险管理,从单纯的事中应对转向事前预警、事中防控, 不断增强现代化风险管控力,牢牢掌握应对现代化 陷阱的主动权。当前,中国要着力打好三大攻坚 战”,堵住重大风险源。其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 坚持堵疏结合、有序化解、标本兼治,精准脱贫要针对 各地不同实际情况加强思考谋划、拿出创新举措,污 染防治要坚持治标治本、积极推进试点,统筹山水林田湖草和大气系统治理,算大账、长远账、整体账,确 保各项举措落实到位。通过对重大风险的管控,将现 代化风险置于可识别、可预防、可控制的状态,在确保 现代化底线安全的基础上,构建具有高度韧性、弹性 和包容度的现代化能力体系,提升现代化的质量水平。

2. 锻造重大创新引擎,以改革创新再突破带动 现代化动力再升级

改革创新是跳出现代化陷阱的根本途径。 对此, 各界早有共识,关键是找准改革创新再突破的切入点,聚力锻造一批支撑现代化的重大创新引擎。我国可重点推进两大突破:一是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的 突破。 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要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我国要在若干区域集聚创新企业、创新要素、创新资源,力争建成一批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打造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核心承载区。 二是新经济的突破。新经济具有极强的集聚性,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明显,在行业中通常由少数顶级掠食者控制核心资源及价值分配;在区域中则形成少数顶级城 市掌控核心资源配置权的寡占效应。我国在新经济的若干领域已经实现了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并跑” “领跑。但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等新 技术支撑的新经济,我国面临严峻的缺芯之痛,关 键核心技术上的卡脖子问题依然突出,我国唯有集中优势资源、持续攻坚克难,硬科技”“硬实力来破解难题,掌握主动,在世界新经济浪潮中抢占先机,锻造引领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可靠依托。

3. 推动共建共治共享共富”,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消除因社会紧张引发的系统性风险

共建,核心是激发人的主动性创造力,着力破除妨碍劳动力、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更好 把我国人口优势、人才优势转化为现实发展优势。共治,要义是在党的领导下调动各方积极性,完善党委 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 专业化水平。共享,重点是政府履职尽责,在初次分配领域着眼于创造政策环境,让每个人享有公平的培 育人力资本、从事就业创业和获得公共服务的机会; 在再分配领域合理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并调节初次分配结果,保护弱势群体权益。共富,本质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共同富裕是现代化的基本内涵,一些有条件的地区在区域现代化上先行探索,必须在促进共同富裕上找到切实可行的路子,为全国提供示范。

4. 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发展先进文化, 规避负能量文化陷阱

文化是影响发展的“慢变量”,却是最基本、最深层、最持久的力量。中华民族传统优秀文化、马克思 主义中国化进程中锻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共同构成当代中国文化的底色和主流,具有穿越时空、向上向善的深层魅力,也具有激浊扬清、涤荡腐朽落后文化的强劲活力。规避现代化进程中的负能量文化陷阱,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原则,“不忘未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在继承中转化,在 学习中超越”,博采众长,熔铸古今,不断增强当代中国文化的精神气质、文化素养等方面的软实力”,为现代化探索提供硬支撑。重点把握三个关键点:一是厚植创新文化,挖掘、激活蕴藏在中华悠久文脉中的 创新特质,提炼、升华新时期蓬勃兴起的创新实践。二是涵养道德文化,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观为主抓手,汲取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世界现代化进程中形成的进步文化,营造良好的文明风尚、精神风貌、人文氛围,着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三是升华思想文化,增强对异质性文化的包容、对新事物的接纳、对创新失败 的宽容,形成海纳百川又不失主体性的现代文化新 特质。

5. 更高定位融入全球化,破解修昔底德陷阱的自我实现效应

2018 ,美国特朗普政府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 加深了中美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猜疑。中国因应之道,首在管控风险,坚决避免因此猜忌和误判引发修昔底德陷阱的自我实现。管控风险的要义不在于示弱或无原则妥协,而在于占据人类正义和国际道义的制高点,坚决抵制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风 潮;树立底线思维,敢于斗争,善于利用国际规则和对方国内法律和规则维护我方利益,团结一切可以团结 的力量,用道义赢得尊重,用实力赢得合作。中国化 解修昔底德陷阱既要直接处理好中美关系,稳住 经贸合作在中美交往中的压舱石作用,不断增进 中美经贸领域的利益交汇点,采取强有力举措应对贸易摩擦对经贸合作压舱石的冲击;把人民交往作为中美关系的另一块压舱石”,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夯实民心之基。 同时,中国需要采取间接路线战 略”(李德·哈特,2010),一是继续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以人类共同体理念打破零和博弈的冷战思 维和国强必霸的迷思;二是持续扩大开放,自主掌 握对外开放节奏,落实好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 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 进口的承诺,以更强有力的开放与世界共享中国发展机遇;三是集中精力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只要中国政通人和、百业兴旺,就能赢得国内民心,赢得世界信任,赢得中国合作交往的主动权,就能化修昔底德陷阱于无形。

中国跳出现代化陷阱最为根本的举措,就是植根于人民、植根于时代、植根于中国大地,全面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把十九大两个十五年现代化部署扎扎实实落到实处,不断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成就,使我国现代化之路不畏风险,行稳致远。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